河南确山县原县长受贿狱狆写书渴望自由图公积金

来自:重庆宠物网  |  2020年12月04日

李剑华在作忏悔发言服刑人员在狱内听取忏悔发言

昔日,他是一县之长,意气风发、前呼后拥;如今,他锒铛入狱,沦为囚犯。大墙内的他有3个梦:一是作家梦,他已经写了3本书;二是书法家梦,他目前正在苦练书法;三是自由梦,他希望早日回归自由的日子。

李剑华小档案

2004年12月,确山县原县长李剑华因犯受贿罪,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。法院查明,李剑华在任驻马店市商贸局局长期间,收受工程回扣款50万元。

李剑华曾是河南省、驻马店市、确山县三级人大代表。

A 话题从忏悔发言开始

4月8日的古城开封阳光灿烂,空气中荡漾着初夏的气息。9时,身着囚服的李剑华来到自己的改造岗位——省第一监狱十四监区教研室。“我平常的工作就是办一下监区的板报,写一下宣传标语。”他说。拿起毛笔,蘸满墨汁,沉吟良久,李剑华在宣纸上一挥而就:再创辉煌。“这幅字我准备送给我的姐姐,她这个月将从美国来看我……”

接受的采访,李剑华显然是有备而来。刚落座,他就拿出了厚厚的一沓材料:“这是我的警示教育稿件和有关我的介绍。”采访就从李剑华作忏悔发言开始说起。

B “我真不愿意把伤口撕开”

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死活就不愿意去讲。说自己的过去,好比是给我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,得好几天过不来劲儿。”李剑华说。2005年底,因受贿罪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的他被送入省第一监狱接受改造,2006年2月,监狱教育科副科长高合顺就找了李剑华:“李剑华,过几天咱们单位要对外搞一个警示教育会,你参加吧。”一听这话,李剑华想也没有想,就一口回绝了:“我不去,你找其他人吧。”虽然谈了两个小时的话,高合顺依然是无功而返。“你知道,像我这样的人,都不愿提及过去,难受呀。再说,来参加警示教育会的人都是公务员,我现在的身份和他们反差太大。面对这样的现实,我真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。”李剑华说。

教育科的同志并没有气馁,第二次,教育科科长石俊杰亲自出马了:“服刑人员积极参加警示教育会是认罪悔罪的一个具体表现,同时,这对社会来说也起到一个警示的作用。”这一次,经历过一番痛苦挣扎的李剑华终于同意了。他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上警示教育会演讲台的情景,这绝对和他当县长时做报告不一样的心态。“我一直低着头,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。我不敢抬起头来,因为我怕看见台下那些鄙夷的目光。曾经是前呼后拥、曾经是意气风发,现在却是无地自容、悔恨交加,我的心在滴血!”

“我四十来岁,正是年富力强、正是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时候,却从一个领导着几十万人民的一县之长,沦落为遭人唾弃的阶下囚!这样的反差曾使我痛不欲生,我仿佛从天堂掉入了暗无天日的地狱!从此,我的政治生命完结了,我奋斗了28年的辉煌突然之间画上了重重的句号。

面对这无法接受的一切,我潸然泪下。”李剑华说,每每讲到这里,他都有一种想掉泪的感觉,“我竭力忍着,不让眼泪流出来。”

“我可以抽烟吗?”说到这里,李剑华拿出了一支烟,并征求我的意见。得到肯定回应后,他点上一支,狠狠地吸了几口。烟雾缭绕中,突然看到他的脸上现出很凄凉的神情。“到目前为止,我已经做了四五十场忏悔演讲了。”

C “公民和罪犯只有一纸之隔”

“后来才得知,作者就是县长,怪不得有这样强烈的真实感,使人如身临其境……看来县长写县长,就是不一样!不知道这里面有作者多少身影,从作品表现出来的慷慨激昂的大气大度、正义正气来看,现实中的作者一定是一位充满了爱民之心、充满了正义感的‘青天’县长!”在监狱中,李剑华写了《中国特色》一书,这是一位读者对这部书的评价。“不知道这位读者知道你现在的身份会有何感想?”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李剑华苦笑了。

据了解,在《中国特色》中,有新旧思想的斗争、“官油子”和实干家的斗争,也有请客、送礼、跑项目,县委、县政府和两院的关系等。小说里的王县长是个实干家,对自己要求相当严格,谁给他送礼,他就把礼品扔到门外去。李剑华说,这些人物在现实中都是具有典型性的,但不可能对号入座,书中的人物加入了很多创作的成分。李剑华说:“书中的县长不是我本人,只能说有点影子,他的身上寄托着我的理想。和书中的县长相比,我差远了,很多教训要吸取。”

说到自己在狱中的创作,李剑华兴致很高。他说:“我一直喜欢写作,心里装着个‘文学梦’,只是过去一直沉湎于官场无法付诸实施。我曾经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在监狱中写作。没想到,上帝真的把我拽到了这个路上,但是这样的方式真的很残酷。”他的神情很落寞。“其实,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上帝,你的上帝就是你自己,做出什么样的事情,就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。”李剑华点了点头,沉默不语。

“我现在觉得,过去他们给我送钱就是给我送定时炸弹,是在害我呀!”李剑华说,对于在职的官员,他有几句忠告要说:在当今市场经济的大潮下,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行为,谨慎地运用好手中人民赋予的权力,珍惜家族、个人的荣誉,珍惜现在的自由;因为公民和罪犯只有一纸之隔,不经意间,就会触犯法律,滑入罪犯的行列,失去自由。

D “自由是任何东西也买不到的”

“自由的意义是什么?是随心所欲吗?是为所欲为吗?否!自由,对正在自由着的人们,也许一钱不值、毫无意义,甚至就感觉不到它的存在;但对于身陷囹圄的人们来说,却弥足珍贵、价值千金!你知道水牛掉入井底的无奈吗?你知道高墙电内那狭隘天地的境况吗?你知道眼巴巴望着头上那片天,瞅着脚下那块地的心情吗?你知道法律的强制惩罚、剥夺自由以及随之而来的寂寞、空虚、思念的苦吗?你知道这一切是什么滋味吗?朋友,珍惜自由吧,那绝不是任何东西能够换来的。”这是李剑华诗作《自由》中的句子,也是他内心最真实的写照。

“前一段时间我看到关于国庆六十周年特赦的消息,很关注。”李剑华的话语中掩饰不住对自由的渴望。他说:“我已经减了1年11个月的刑,刑期还有四五年左右。”对于特赦,李剑华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:现在我们构建和谐社会,服刑人员也是社会的一分子,不应该把他们拒之于和谐社会之外。“服刑人员对自己的罪过有了深刻的认识,他们愿意用劳动的汗水洗刷自己的罪恶,社会应该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他说,和大多数服刑人员一样,他也希望早日回归自由的日子。

“如果能够回到从前,别人再给我送钱,我是绝对不会要的。九十九件事能把握住自己,而一件事不能把握住自己就会一失足成千古恨呀。”李剑华说,“为了不劳而获地享受人生而去触犯法律失去自由,是最大最大的愚蠢……”

“刚入狱时,面对高墙电和人生巨大的反差,我痛苦不堪、孤独绝望。”李剑华说,监狱长郑玉刚、监区长杨文生和副教导员陈玉辉及时找他谈话,使他明白了中国的监狱就是学校。“我要珍惜光阴,从头来过,用改造的成果完成精神上的自我救赎。”

E “我害怕听到父母的声音”

“我不敢打亲情,不敢听到亲人,尤其是父母的声音。这让我特别伤感。”李剑华说,逢年过节的时候,其他服刑人员都欢天喜地往家里打亲情,而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坐着发呆。“在欢乐的日子里,我不愿意因为我的又勾起父母的伤心事。”

“我母亲总是背着父亲,一个人偷偷地来看我。每次见到我,老人家总是很伤心。”李剑华说,当着母亲的面,他总是强扮笑颜,说一些让母亲开心的事情。“可是,等我一扭脸,泪就下来了……”

据李剑华说,在他16岁高中毕业下乡之前,父亲从没有正面同他说过话。“逢到父亲在家,问候一声,他也只是头也不抬地‘嗯’一声。”说到父亲,李剑华滔滔不绝。高中毕业插队3个月后,他由记工员、收粪员当上生产队长,他写信告诉了父母。“我半年后回到家里的时候,像英雄一样受到了父母、姐弟的热烈欢迎。那天,母亲亲自包了水饺,一家人吃了一顿团圆饭,我印象中还是第一次和父亲同桌吃饭。”他说,父亲那天兴致很好,详细地询问了生产队的情况,又破例倒了杯白酒,让他喝下去。“我明显感觉到在父亲的眼里,我长大了,从此以后,我和父亲交谈的机会多了,也得到了父亲无微不至的关心指导。”

“我的父母在默默无闻中支持着儿女们的工作,吞咽下老年人最难忍受的孤独和寂寞,相依为命。也在回忆和期盼中,在荣耀和满足中安度晚年。”说到父母,李剑华眼含热泪,“我的父母都是正直诚实的共产党

台州治疗白癜风费用
西宁医院哪家治疗男科好
郑州早泄
友情链接